公众号
当前位置:栏目>最新>文章详情

尹同跃给星纪元划了及格线,年销量100万辆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涂彦平)5月15日 18:07

中国人喜欢往下卷,不喜欢往上冲。往下卷最后就导致中国产业发展不是特别健康,所以我们一直说不与弱者分食,只与强者争锋

2024年5月9日,广州长隆国际会议中心星途星纪元ET上市发布会之后,媒体采访环节,奇瑞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尹同跃一发言就金句不断。

他表示,与强者争锋自己就是强者,与弱者分食只能是弱者,奇瑞要做与强者争锋的企业

今年4月,奇瑞控股集团销售汽车182049辆,同比增长43.7%;其中新能源销量32995辆,同比增长165.2%。1-4月,累计销售汽车711653辆,同比增长55.7%。

作为奇瑞集团冲高的代表,高端品牌星途1-4月销量达到31728辆,同比增长28%

5月9日已经在北京车展上开启预售星途星纪元ET在广州上市是奇瑞集团首款纯电、增程双动力同步上市的产品售价为18.98万-31.98万元

截至5月10日中午星纪元ET大定订单已经突破22000长期看,尹同跃给星纪元划好了一条及格线:全球年销100万辆。而星途品牌今年年销量目标30万辆。

发布会现场,尹同跃表示:“随着星纪元ET等车型的上市,我相信我们的新能源产品销量很快会进入行业TOP3,兑现去年我们吹过的牛,今年新能源‘不再客气’了。”

不过,在他的心里,还有一件比销量更重要的事情。

ESET

星途是奇瑞集团旗下的高端品牌,而星纪元是星途的高端新能源序列品牌。去年12月20日,星纪元首款车型纯电轿车ES上市这款车型的销量并不如意刚刚过去的4月仅售出559辆。

现在,带着星途团队对ES的反思星纪元第二款车型纯电SUV ET来了。

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星途营销中心总经理黄招根在采访中坦陈ES的产品力很强,但是我们其实还是油车思维另外,从原来卖燃油车进入高端新能源这个赛道当中,我们不够自信。

做ET时,星途团队对ES进行了详细的完整的复盘首先汲取了ES的产品力优势,并总结了几个失败的教训,比如传播没做好、网络没做好、预热没做

为了把产品力更好地传递给消费者,ET这次有备而来,做了精心策划。

4月14日,尹同跃和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汽车媒体人吴佩开启了一场北京-天津城际高阶智驾长途直播挑战星纪元ET做到了高速领航驾驶全程人工0接管、自动上下匝道、超车变道等。

5月6日,空中坠落试验,星纪元ET从31.9米的高空“自由落体”,车辆保持竖直碰撞且处于上电状态,车头与地面4厘米厚钢板100%重叠正碰,瞬时碰撞速度高达90km/h,碰撞能量超过行业标准3.24倍。试验结果显示,车辆乘员舱结构无明显变形,车门均能打开、气囊正常弹出,电池未漏液、无冒烟、不起火

5月7日-9日,增程车型极限续航挑战星纪元ET在满电一箱油的状态下从安徽芜湖出发,一路向南经由广东湛江最终抵达广州,全程超40小时不间断直播,一镜到底不补能,最终行驶里程达2141.4km。这个数据比官方数据1518km高出623.4km

黄招根表示,可能我们在高端新能源上没有过成功的经验,以前是站在岸上看别人游泳,在岸上也练了很多,跳到水里马上呛住了,别人的坑我们还要踩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很快地从坑里爬起来,跑得比别人更快。”

吸取ES的经验教训,黄招根总结要想做好高端的电动车,必须要有极致的流量、极致的产品力、极致的价格、极致的终端管理、极致的用户运营,只有自己进行蜕变才行。

比如,用户运营。ES上市后之后星途马上组织百人特战队到终端店里面,去观察用户了解用户,跟用户交朋友,慢慢就总结出来了星纪元在哪块需要快速调整,然后迅速运用到ET上。

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奇瑞汽车工程技术研发总院院长CTO高新华博士高新华分享了一组数据60%以上ET下订用户用的是苹果手机,其次是华为手机。另外,来看ET的用户很多是开着ABB的车来的

他认为这意味着品牌向上走已经成立了,“我们的品牌教育能起来,未来我们会长期围绕安全、长续航、智能、豪华几个点深耕,而不是打一枪换个地方。

过去几个月,尹同跃还完成了对星途的调兵遣将。研发老大新华直接分管星纪元高端品牌销售团队有新人的加盟,带来新的idea。欣慰地表示,“我们团队这种自我修复改善能力还是强的。

资源优先供给星途

我们奇瑞公司,无论是发展历史还是到今天的企业规模和企业实力,特别是技术积累,今天都具备了做成一件大事的能力,就是品牌往上走的大事。开头提到的比销量更让尹同跃重视的事情,就是品牌向上。

什么是品牌?

尹同跃有自己的理解:“车子大不是品牌,价格贵也不是品牌,生活方式的变化,是品牌。品牌是生活方式的一种描述。品牌的底座就是品质加上品位品质是必须保的,品质的底座实际上是体系流程,是团队。品位实际上就是文化加上技术能力。

1997小草房创业如今年营收过3000亿元,奇瑞走过了28载。奇瑞公司到了有文化、有生活方式的阶段了。”尹同跃说。

最能代表奇瑞集团品牌向上的生力军就是星途品牌

奇瑞集团新闻发言人金弋波表示,奇瑞正在做一件事,就是管理好整个品牌体系,让每一个品牌的定位清晰,互相之间不要干扰,尤其是各个品牌不要干扰到星途品牌。像奥迪跟大众实际上是非常独立的,到了有文化,能够让我们的品牌提升的环境更好,我们要做好协同。

他还表示,奇瑞集团所有的资源都要倾向于优先供给星途品牌包括尹总的个人品牌以及集团的技术、资金、人才公关资源。

北京车展,星途首次以全面新能源阵容参展,涵盖纯电、插混、增程多种技术路线,覆盖轿车、SUV、MPV三种车型,展示了星途全面转型新能源的决心

其中,星途品牌乃至奇瑞集团首款豪华旗舰新能源MPV——E08概念车全球首秀尹同跃透露,这款车争取明年年底上市

全面向新能源转型品牌向上是星途品牌的两大使命。前年星途的车型平均售价14.7万元,去年已经做到17.2万元了。

对于品牌向上这件事,尹同跃想得很清楚:一个企业的领导人,要想做大还是做高,不做高做不了大,想大不做高就是小企业。

金字塔的塔尖为什么做高端化,因为金字塔没有塔尖的话就是一个小土堆。我们用所有的精力把它往上推,推了以后可以带动奇瑞的其他品牌往上走。”

奇瑞公司未来战略的根主线

当天晚上,尹同跃等接受了汽车商业评论在内媒体的采访,他谈到了奇瑞与华为的合作、车市价格战等诸多话题,以下是采访内容录。

Q未来四大品牌销量比例大概是怎样的?在奇瑞跟华为的合作中,星途、智界是不是会有一些相互的借鉴和赋能?未来星途和智界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尹同跃:我们有上量的品牌,奇瑞品牌就是要求上量的品牌,星途星纪元是做高度的,做高度的也不能没有量,时间上可能长一点,我的内心当中,一年销量100万,是黄招根和金新的及格线(未来全球)。

与华为关系,我们还是觉得华为是中国的松下,是中国的丰田,任正非是中国的稻盛和夫,是中国的松下幸之助,所以我们不仅仅是同行业学习,跨行业也要学习。

华为这个企业,它的内在的这种能力,特别是文化能力,还是值得很多企业学习的。各个企业学习,可能都是通过咨询公司或者是书本学习,我们跟华为的这种合作,更多是希望能够切身学习,让奇瑞公司从与华为的合作当中吸取更多的养分,理解华为成功的真正原因。

当然做高端品牌不是跟谁学习的问题,我们做高端品牌,要向所有比我们优秀的企业学习,包括捷豹、路虎,它们的品牌维护非常好,包括德国的BBA还有其他的一些高端品牌。现在像快消品行业,像手机行业有一些企业在品牌方面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在互联网时代,在数字化社会时代,打造品牌的方式和过去也不一样所以我们在学习的过程当中,也伴随着自身的创新,希望用更短的时间和更高效的手段实现品牌的快速崛起,来完成奇瑞公司整体品牌群的架构。

这样品牌要站得高,拉得开,整个奇瑞的体量就大了,我们在市场上的有效覆盖空间就会大,有钱的、有品位的、追求实惠的,不同的客户,我们都有不同的品牌、不同的产品去对应。因为汽车总归还是一个规模强相关的行业,总体上还是要有各个规模,才能支持现在海量的研发费用的投入。

Q:您觉得星纪元E08对整个星纪元的品牌高端化会有什么助力?

尹同跃:我们现在一个是品牌战略,在品类创新这一块我们相对保守,我们希望别人把这个市场培育大了以后,我们杀进去,踩着别人的肩膀,我们可以做得比别人好。

这好像也是美的的战术,美的好多事儿都不是先干,让别人先干,一旦干出甜头来了,它利用自己强大的技术和它的适应能力可以干得比别人还好。

MPV也就这两年市场才起来嘛,起来以后大家都尝到甜头了我们可能准备周期比别人长一点所以我们也希望在MPV这块,明年年底,招根能够继续给我们带来惊喜,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Q:星途一直讲品牌向上,讲对品质、品位的追求。但是同时我们也听到一种声音说,现在的年轻消费者可能更看重产品,没有什么品牌忠诚度。现在这个时代做品牌还重要吗?

尹同跃:年轻人现在对品牌不重视,我们理解不是这样,因为没有品牌这么说。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样。举个例子,为什么LV包在法国出现?不能在别的国家出现,不能在德国出现?因为法国是一个浪漫的国家,德国是一个闷头干活的国家。

所以我想我们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多优秀的人,一定会创造一种生活方式别人追随像中国一样的生活方式,随中国的品牌。

每一个企业都要打造品牌作为自己最重要的目标。产品和品牌之间相得益彰,是相互赋能的。

乔布斯做产品做得很极致,他在品牌传播上也很极致呀,他带来一个时代的变化。实际上都是传播新的生活方式,在高科技下的现代的极简的生活方式极致的生活方式。

我们希望中国也有一些乔布斯,有更多的雷军、更多的余承东。

Q:听到刚才说“不与弱者分食,只与强者争锋”很有感触,让我想起现在车市的价格战。感觉当前价格战让整个汽车产业链的上下游都苦不堪言,车展期间我们采访行业的人,有人就说价格战可能让中国汽车整个生态圈几千亿的利润都灰飞烟灭。认为价格战是汽车行业发展优胜劣汰的一个必然过程,还是一个很不健康的竞争态势?

尹同跃:制造业是我们国家经济的基石但是我们国家制造业的盈利性并不好。刚刚公布的丰田一家的盈利,是中国几乎所有汽车企业的利润总和还不止。

我们中国汽车要想创新的话,创新的资源在哪里?如果说我们都把供应商的利润全拿回来,让他们亏损,那供应商怎么去创新、怎么去发展?

德国企业有BBA,有大众,有强大的供应链,有不断创新的优秀的供应商。优秀的供应商的创新,又推动了德国汽车主机厂的发展,这是相辅相成的。

所以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生态,是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有非常大的好处的。我一直是比较不赞成价格战的,往下走总是有极限的

价格战就是降成本,降供应商的价格,供应商的价格降到一定极限的时候,就会牺牲质量。价格战一定会让一些企业撑不住,这些企业死掉以后,它的用户谁来服务,它的员工去哪就业?甚至很多企业有银行贷款催还,有一系列的问题。

希望媒体,还有整个社会,都要鼓励向上走,向上竞争,向下走会碰到地面,向上走空间很高。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企业向上走。向上走是需要有能力的,也要有正确的理解

必须有向上走的能力,就是技术创新的能力怎么做让别人够不着的产品,怎么做有差异化的产品。价格战是同质化竞争的结果,没有自己核心的东西才会同质化。

奇瑞公司为什么把技术创新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也是这个原因我们再穷,我们也不敢减少研发的投入。每一个部门都在压缩开支,只有高总这个地方,每次我们都说你花钱太少了,花不出去钱实际上是对未来缺少想象力的,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我们现在也在拼命去做创新。

每一家企业各有各的技术,每一个企业都向上走的话,空间就很大,就不至于价格战。而且每一家企业都不是以杀死竞争对手为主要目标的,每一个中国新能源车企,不管多和少,都是中国汽车工业的一个组成部分,希望每一家企业都能够给社会贡献力量,特别希望大家能够相安无事,友好竞争。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更不要把大家往死里搞现在更多还是希望大家创新,有自己的看家本领,每一家吃技术饭、品牌饭、生态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