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当前位置:栏目>最新>文章详情

上苍保佑发了工资的车企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刘宝华)2月26日 10:00

撰文 / 刘宝华
编辑 / 黄大路
设计 / 师 超

“这是 1994 年的春天,空气中有一种富裕的气氛。每个人似乎都站在一场洪流之中,等待着来自欲望的冲击。”1994年张楚出版了第一张个人专辑《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魔岩老板张培仁在文案中写道。

2024年的春天,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你死我活的气氛。

2月19日比亚迪宣布秦PLUS荣耀版和驱逐舰05荣耀版上市,起售价7.98万元,较一年前推出的冠军版价格下降了2万元。

当天就有多家厂商跟进,五菱星光150km进阶版插混轿车从原价10.58万元降6000元到9.98万元。长安启源A05降1.1万元到7.89万元。哪吒多款主力车型降价,哪吒X全系降2.2万元,哪吒AYA全系降8000元,哪吒S全系降5000元。吉利推出帝豪LHiP龙腾版,8.98万元起,比老款降9000元还增配。

都是一脸“我只想打死各位,或者被各位打死”的纯真。

一年前的2月,也是春节后,秦PLUS冠军版入门价格从之前的11.38万元下降1.4万元到9.98万元,降幅12%。今年的荣耀版降价幅度20%,仅仅一年时间,秦PLUS的价格降低了30%,相当于打七折。

顺手把主流A级轿车的竞争门槛,从10万元砍到8万元,包括插混。

比亚迪在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2023年A0级轿车中新能源市占率是70.9%,海豚一款占据36.1%,所有燃油车市占率是29.1%。短短2年前的2021年,A0级轿车中新能源市占率是17.4%,燃油车是82.6%。

插混杀燃油,低价杀一切。秦在跑海豚已经跑通的路,当然,阻力会比海豚大一些。

也有动口不动手放狠话的。

小鹏CEO何小鹏在开工内部信中说“今年是中国汽车品牌进入‘血海’竞争的第一年,也就是淘汰赛的第一年。”

吉利汽车集团CEO淦家阅在新春寄语中说“2024年,又将是一个‘最卷’的年。卷价格,卷产品,卷服务,卷流量……一切都到了‘见真章’的时候。”

刚履新上汽通用五菱总经理一月有余的吕俊成在新春寄语中说“五菱神车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复杂竞争局面,我们从市场的领导者变成了追赶者!”

也不对,吉利和五菱属于既动口又动手。

降价、血海、见真章还是神车已成过去时,都算不错的,龙年开工日最悲伤的当属高合,当天宣布停工停产6个月。

都是干汽车的,有人刚发年终奖,有人要领最低生活费了,汽车打工人的贫富不均与汽车厂家的马太效应一样参差不齐。

上苍保佑发了工资的车企。理想这种发了高额年终奖的就不用保佑了,火力要集中些。发不出工资的也别保佑了,太费上苍。

高合的车主没指望上苍保佑,也没出来维权,他们自发组织起来用直播等方式声援企业,上演了一出拯救大兵高合的行动,让用户型企业蔚来倍感压力。

高合之困,时代之殇

高合为什么会失败?媒体和大V们展开了深入分析。

过于高端不走量,没有从用户需求去造车,工程师自嗨造车,产品规划和产品节奏有问题,缺乏核心技术,智驾软件跟不上,服务不符合高端定位,融资能力不足,对市场变化反应迟钝,老同志不应该创业,创始人闭门造车听不进去不同意见,传统工程师思维太重,成本高居不下,缺乏品牌底蕴无法支撑高端定位,没有好好做智能化,第一款车太浮夸不接地气……

每一条都很有道理,但实际上如果高合成功了,几乎每一条都可以从反面论证高合为什么成功。

“如果还认为我们陷入的是经济周期的下行周期,那就真的错的太可怕了,一个是一个时代的落幕和一个时代的开启,周期和时代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性质。”

这是京东前CEO徐雷2月初在社交媒体的发言,可以套用在高合身上。

不能因为高合的困局说一个时代过去了,但高合困局至少一部分原因是时代切换的产物。

汽车商业评论在2023年12月的报道《蔚来一意孤行》中提到过,蔚来诞生于中国经济最活跃的时候,为繁荣而生,为生活方式向上而设计。

那是一个“新四大发明”不断涌现、新技术、新物种、新商业模式不断喷涌的时代,中国人生活方式日新月异,所有人相信明天一定比今天更好、明年一定比今年赚得更多。

那是一个电闪雷鸣、改天换地的时代,企业家和商业观察家们意气风发,深信“所有生意都值得从头再做一遍”。

彼时的中国企业几乎无所不能,突破了一个又一个天花板。蔚来诞生于那个黄金时代的巅峰,高合诞生于那个时代的尾声,而且比蔚来更有雄心,挑战目标更高。

如果黄金时代能多延续几年,高合或许是另一个故事版本。

第四纪冰川期到来时,所有生物都要寻找适应新气候的办法。A0级轿车新能源市占率2年时间飙升53.5%、A级轿车主力选手1年多时间降价30%都是时代变化的信号。

又到了“所有生意都值得从头再做一遍”的时候,这一次要么成本够低,要么出海。

也是这几日,“买小米汽车有可能送北京牌照”被小米官方确认为谣言。为什么会有如此离谱的说法?要么是友商点火,要么是关联方对小米汽车性价比的期望值已经达到痴狂程度,价格优势都难以抚慰。

开年看得见的是价格战,以往看不到的人才战也被高合掀开了冰山一角。

高合停工停产消息一出,各大厂商闻风而动,哄抢高合工程师,网传各种招聘微信群截图。一位高合研发人员感叹“这两天突然觉得工程师还是挺吃香的,一汽、极氪、赛力斯、奇瑞、岚图......全是HR组群直接抢人。”

价格战,人才战,还有无处不在的舆论战。

高合停工停产的第二天,哪吒CEO张勇发微博“看到网上对高合的评论,不知道这帮人是怎么想的,难道丁磊不值得尊重和敬佩吗?”回复中有共情,更多的嘲讽。

没几天,哪吒也被传出“年终奖缓发、1月公积金拖欠”的小作文。

张勇火速回应,公积金因春节放假延后,1月工资因春节假期已提前发放,年度奖金3月发放,并补充“从16年开始,员工的工资/奖金/社保,我们从没有晚过一天兑现。去年日子那么难,我们也没有想过降薪/裁员,可能公司少部分员工不习惯过苦日子吧,看来有必要把寒气传递给每一个人了。”

高管对气候变化的感知要先于员工。我们或许要接受一个现实,2024年,能按时足额发工资、不降薪可能成为一家公司还不错的标准。高合肯定不是最后一个,上苍保佑那些发了工资的车企。

龙年开工第一周主打一个刺激。

提了好几次张楚,结尾的时候让我们一起听一首许冠杰的《天才白痴梦》,无论创业者还是打工人,一起振奋起精神,停止嘲讽,在这特殊的一年里仰望星空,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