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当前位置:栏目>最新>文章详情

雷诺CEO:必须与中国企业建立合作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刘宝华)2月21日 15:00

撰文:刘宝华
编辑:黄大路
来源:Le Figaro
作者:Valérie Collet,Cécile Crouzel

雷诺集团2月中旬发布2023年业绩,多个关键指标创历史新高。

集团全球销量223.5万辆,同比增长9%,欧洲市场增幅18.6%。

收入524亿欧元,同比增长13.1%,按固定汇率计算增长17.9%。

营业利润率7.9%创历史新高,营业利润41亿欧元,同比增长15亿欧元。

汽车营业利润率6.3%创历史新高,达到31亿欧元,同比增长16亿欧元。

净收入23亿欧元,同比增长30亿欧元。自由现金流、汽车净现金均创历史新高。

新能源方面,雷诺销量名列欧洲乘用车第三,同比增长19.7%,市占率39.7%(其中纯电动汽车占 11.3%),混合动力汽车 (HEV) 销量增长62%。

2024年雷诺集团将推出10款新车,包括雷诺品牌2款全新电动车:续航里程超过600公里的风景E-TECH纯电版和雷诺5 E-TECH纯电版,新款雷诺Master将包括内燃机和纯电动版本。

2月14日,法国费加罗报对雷诺集团CEO卢卡·德·梅奥进行了独家专访,卢卡自2020年7月起担任集团CEO。他强调,在汽车行业,规模不再是成功的标准。面对需求不稳定和技术快速发展,保持敏捷和专注于创新才是关键。

欧洲电动车陷入低潮,卢卡是电动化路线支持者,他认为电动汽车市场将经历波动,但不会再回到电动车问世之前的时代,“十年前,汽车制造商因不想效仿特斯拉而遭到非议,而现在却不得不付出双倍的努力,每个厂家都在积极推出电动车型。在整个生命周期内,电动车比内燃机车有更好的环境表现。”

专访中谈到中国,卢卡认为中国的制造商非常强大,他们依靠360度战略取得了一代的领先,他对待中国企业的态度是开放的,“我认为,我们不能放弃与包括电池超级工厂、顶尖工程师以及原料精炼能力等在内的生态系统合作的机会。”

“欧洲人应该以一种聪明的方式进行开放。我们需要与这些中国参与者达成协议,就像我们已经和吉利以及远景在电池方面所做的那样,并且思考中国能为欧洲在脱碳方面带来什么。”

他带领下的雷诺集团已经在行动。也是在2月中旬,媒体报道雷诺集团与中国吉利将在2月底敲定一家内燃机和混合动力发动机合资企业,雷诺旗下的“马牌”(Horse)和吉利汽车可能会各占这家合资公司40%股份,其余20%股份归沙特阿美石油公司(Saudi Aramco)所有。

该合资公司的目标是年营业额达15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165.5亿元),在全球22个地点雇佣19000名员工,主要分布在西班牙、罗马尼亚、土耳其、南美和中国,主要业务是研发、制造和供应先进混合动力总成和高效燃油动力总成,规划年产能500万套。

以下是部分专访实录。

问:今年年初,电动汽车销量并不强劲。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会影响您的增长以及您致力于电动和软件的子公司安培(Ampere)的增长吗?

卢卡·德·梅奥:世界对电动汽车发展有些过于急躁,分析师和媒体往往缺乏远见,我们应该保持冷静。电动汽车市场将经历波动,但我们不会再回到电动车问世之前的时代。十年前,汽车制造商因不想效仿特斯拉而遭到非议,而现在却不得不付出双倍的努力,每个厂家都在积极推出电动车型。

真正需要加大力度的是其他环节: 能源行业、基础建设,以及政府部门,特别是在欧洲,它们必须以一种更加连贯和协调的方式推进工作。我们将50%到60%的研发预算用于生态转型中,着眼于交通运输中的碳中和,这对环境和我们的孩子都有好处。研究证明,在整个生命周期内,电动车比内燃机车有更好的环境表现。我们需要区分两个问题:一个是二氧化碳排放问题,一个是空气质量问题。

在城市中,为了对抗污染和减少噪音,电动车是完美的选择。 小型车和用于最后一公里的商用车正是我们的目标市场。此外,许多制造商试图用电动车复制我们在使用传统汽油车时的习惯,但达到长途行驶上的相同性能水平还需要时间。总的来说,电动车为客户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全新驾驶体验。

问:那么当2035年欧洲将禁止注册新的传统燃油车时,您将做好全面准备吗?

卢卡·德·梅奥:人们都在谈论2035年的紧致注册日期,但忽略了企业平均燃料经济性(CAFE)法规的严格标准。到2025年,平均每公里二氧化碳排放量必须低于100克,到2030年则约为每公里50克。考虑到最好的混合动力燃油发动机每公里排放80克,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在销售组合中卖出超过50%的电动车,否则将面临巨额罚款。

雷诺通过Ampere项目取得了几年的领先优势,拥有欧洲最好的产品组合,并准备好在欧洲生产一百万辆电动车。考虑到2035年的截止日期,我们已经领先了四到五年。然而,我们从未放弃过燃油车,尤其是通过混合动力技术。我们的竞争对手无法提供像我们这样性能出色的“全混动”车型。当我们的车型引入了混动技术,60-80%的销量都来自这部分车型。我认为我们找到了正确的平衡。

问:您如何看待中国制造商在欧洲的突破,鉴于您将在法国电动车生产?

卢卡·德·梅奥:中国的制造商非常强大,他们依靠360度战略取得了一代的领先。整个中国生态系统都在为汽车产业的发展提供助力,这使得大量企业有机会参与进来。中国市场竞争尤为激烈,90%的汽车行业初创企业处在亏损状态。我认为,我们不能放弃与包括电池超级工厂、顶尖工程师以及原料精炼能力等在内的生态系统合作的机会。

我认为,欧洲人应该以一种聪明的方式进行开放。 美国制造商在1950和1960年代来到欧洲,日本人在1980和1990年代,韩国人在1990和2000年代。他们今天总共占据了25%的欧洲市场份额,不会更多。在法国,市场有60%掌握在法国制造商手中。在欧洲,客户对品牌有着深厚的依恋,平均忠诚度大约是50%。在德国,这个数字甚至达到了三分之二。

问:某些中国制造商,如名爵(MG),发起的价格战,您认为它危险吗?

卢卡·德·梅奥:确实有消费者会选择最低价格。在零售业,硬折扣(hard-discount)出现于1980-1990年代,至今仍然存在,但并没有消灭大品牌。汽车行业也是一样,并非每个人都以价格为首要考量。此外,并非所有中国制造商都是一样的。名爵和蔚来的差异,就像达契亚和沃尔沃之间的差异一样。

他们也有不同的定价策略。 例如,比亚迪在欧洲的价格比我们更高。我认为我们需要与这些中国参与者达成协议,就像我们已经和吉利以及远景在电池方面所做的那样,并且思考中国能为欧洲在脱碳方面带来什么。

问:2023年雷诺销售了220万辆车辆,市值达到了110亿欧元,在整个汽车产业中,这样的规模是否显得有些小?雷诺是否可能成为中国或其他世界汽车制造商的目标?

卢卡·德·梅奥:在汽车行业,规模是一项关键要素,但我不确定在当今是否仍然是这样。只有在需求稳定或增长缓慢,以及技术成熟的情况下,规模经济才真正具有优势。在这种环境下,通过合并和利用共享平台来寻求协同效应是有意义的,正如克莱斯勒与菲亚特的合并所体现的那样。然而,在需求和市场不断波动、技术持续进步的时代,保持灵活性并专注于创新显得更为重要。这正是Ampere所做的事的核心。在内燃机领域,我们选择与吉利合作,以追求规模效应。未来,我们可能也会考虑与某些业务板块进行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