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当前位置:栏目>最新>文章详情

樊纲:经济低迷时,兼并重组是一个重要方向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张霖郁)6月4日 10:00

撰文 / 张霖郁
编辑 / 黄大路
设计 / 琚 佳

轩辕之学巨浪4期学员的最后一次课程在福州收官。

“苍烟巷陌青榕老,白露园林紫蔗甜。百货随潮船入市,千家沽酒户垂帘。”北宋诗人龙期昌当年受邀到福州传道授业解惑时曾这样形容福州。1000多年前的福州已是商业往来活跃、物阜民丰。

福州地铁每天下午5点后免费,节假日全天免费,从这一点也能看出这座城市的富足以及人文关怀。

之所以收官在福州,因为这里有福耀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福耀总部在福州的福清市。

对自上世纪70年代创业、穿越国内外几个经济周期如今78岁曹德旺先生的拜访,有一点旅程之尽“朝圣”的味道。巨浪4期以及5期学员大部分都为创业者并正经历汽车全行业内卷而艰难生存的时刻。

寻求前辈成功拓荒的智慧是此行的目的之一。

对巨浪4期的学生来说,这是最后一课;而对巨浪5期来说,是人生中第一堂巨浪课程。

曹德旺用自己当年去芬兰谈判一路经历的挑战以及自己如何应对来给学员们减压并鼓励,每一代企业家面临的困境不同,但困境引发的内核相同,即企业如何活下去且如何持续活下去。

巨浪4期学员的最后一次课程是第七模块的学习,即“宏观经济与企业领导力”,时间分为4月13日和4月14日两天。

第一天宏观经济的课程由著名经济学家、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高端智库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授课。此次不是樊纲第一次来轩辕之学,两年前他也曾来轩辕之学给学员讲宏观经济。

这次樊纲的课程主题是《中国的经济波动与长期增长》。“现在确实有很多争论,学界的争论,包括金融界、经济界分析家们的争论,中国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周期性波动当中的一个低谷,还是一个长期衰退的开始?”樊纲在课程开始就提出了这一问题。他个人认为当下属于周期性波动,并非长期衰退的开始,他也由此提及了日本二战后至今天的经济发展状况。

基于全球供应链重构以及地缘政治等因素,樊纲鼓励学员出海,去海外布局业务。他另外提及技术创新的重要性,尤其AI技术方面,他认为这一领域中国与领先国家有差距。

法国里昂商学院全球商业智能中心执行主任、组织创新与领导力中心副主任陈剑文给学员讲解企业领导力,这也是她第三次来轩辕之学授课,主题是“领导力:组织的‘破局’与‘出海’”。

“我去年(2023年)上半年在硅谷、MIT等地方呆了一个多月,下半年在欧洲,差不多两个月。我是有很深的感受,我们现在不光内卷,已经卷到国外了,把人家卷得也不行了。但这个卷我觉得已经卷出了新高度,卷出了能力。我的专业领域来讲,卷出了很厉害的组织能力。”陈剑文说。

出海是这两天课程的热词。几乎每一位学员都在思考如何出海,还有一部分学员已布局了海外市场,比国内分享了出海经验。大家的共识是,国内加速内卷的环境下,出海成了必经出路。

最后一天的学员分享上,优乐赛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相阳、上海凯密科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建泉、江苏速家宅配科技有限公司CEO王晨光就各自业务以及面临的挑战进行了分享。

需要更长时间走出低谷

樊纲首先分析了中国宏观经济当前面临的状况,指出中国经济当下虽处于一个低谷,但总体上还是比较平稳。他通过回看1978年至2021年的GDP增长数据,展示了中国经济过去所经历的周期性波动,其中他提及1994年和2006-2007年的两次高峰,以及随后的逐步下跌。

他强调,尽管存在政策合成谬误,但宏观经济总体上是稳定的。同时,他也提到了通货膨胀率持续低迷的问题,这表明需求不足是当前经济的主要问题。

“我们一直在分析中国为什么需求不足。但2014年、2015年以后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断了,基本归结为供给侧产能过剩,于是产能减少,减完了之后又有调整,当时大家一直把这个问题认为是供给侧而不是需求侧的问题。而现在持续的通货紧缩,持续的经济低迷问题就很明显,这些年来我们一直是需求不足,储蓄率太高,消费太低。”樊纲说。

产业政策方面,樊纲特别提到了汽车产业的发展,包括新势力的崛起和宏观经济对汽车产业的影响。他提到,尽管汽车产业面临一些挑战,但新势力的崛起为产业带来了新的活力。

此外,他深入讨论了房地产行业的问题,包括房地产泡沫和地方政府债务,这些问题对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同时,国际形势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尤其中美关系对中国经济增长构成了压力。此外,全球供应链的重组也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这要求中国企业进行相应的调整。

他认为在经济低迷时期,产业兼并重组是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兼并重组可以提高产业集中度,促进资源的合理配置,并推动产业的健康发展。他还提到了中国城市化的潜力,认为城市化进程为中国经济增长提供了巨大的空间,这里也包括对汽车行业有巨大的推动。

关于中国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周期性波动中一个低谷,还是一个长期衰退的开始?樊纲在课程最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这也是他近期坚持的观点。他认为,目前处于周期性的波动中。

“出现周期性的一些波动很正常,市场经济都没有波动不正常,因为大家的预期没有那么符合经济理论的状态,一般是过度乐观或过度悲观。凯恩斯解释宏观经济波动的基本因素就是企业家的动物精神,企业家的预期不稳定,今天高兴了拼命投资经济就过热,明天悲观了,甚至说阴天下雨了心情不好就少投资,就导致了经济的波动,很正常。我们还没有经历衰退呢?什么叫衰退?就是负增长,我们无论如何现在还有4%、5%的增长。”樊纲说。

“我们怎么应对它?通过这样的低谷来解决我们经济当中的很多问题,包括低谷时期可能以前你做不了的事现在可以做了,比如以前谁都不愿意退出没法进行兼并重组的一些事现在可以了,现在非逼着大家兼并重组诸如此类。所以放平心态面对现在的低谷,而且要做一个思想准备,不是过去这一年两年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也许需要更长时间的走出低谷。”

拉长时间线看问题

对当下中国经济的现状,刚从欧洲和北美回国的陈剑文说尽管当前宏观经济存在不确定性,但中国企业特别是汽车行业的组织能力已经达到新的高度。她提到,中国企业不仅在国内市场表现出色,更在国际市场上展现了强大的竞争力。这种竞争力的体现,是企业组织能力的外在表现。

课程讨论了业如何在成熟市场中寻找新的增长点,也就是组织的第二增长点。

“这个时代,任何组织的成长不可能搞一条曲线。怎么样让组织通过不断的第二曲线的成长,能够成就百年企业?你去看所有全球的百年企业,基本上要经过三代的领导层才能成功,甚至是五代。”

陈剑文引入了“VUCA”和“BANI”两个概念来描述当前企业面临的外部环境。VUCA代表动荡、不可预测、复杂和不确定,而BANI则强调了脆弱性、非线性、不可知和不可逆。她指出,在这种环境下,企业家需要具备强大的内心和战略眼光。

亚洲市场发展分为三个阶段,1.0时代的产品稀缺红利,2.0时代的竞争加剧和市场细分,以及3.0时代的技术创新和市场突破。她强调,在3.0时代,企业需要在组织能力上进行更多的投入和创新。作为企业家,先要对自己所处的市场时代足够了解。

“当我们特别焦虑的时候,作为企业家,作为企业高管要练一个内力或者心力,这个心力是什么呢?你的内核要稳定,要拉长时间线去看问题,任何一个问题当你拉长时间线去看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它不是一个大问题,当你拉长时间线看的时候,你就会找到新的机会点。所以为什么我经常要拉长时间线给同学们看一看,不是局限于现在。”

通过汽车行业的案例分析,陈剑文展示了中国企业如何在国际市场上取得竞争优势。她提到,即使是规模较小的企业,也可能在特定材料或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她分享了企业出海的步骤和策略,强调了分阶段实施和市场选择的重要性。以比亚迪和蔚来汽车为例,分析了企业如何在海外市场进行布局和扩张。

课程的后半部分,陈剑文通过一系列的测试和分析,探讨了领导力的不同维度,包括个人自信、主动承责、社交网络、人际交往、问题解决、灵活适应、系统性和个人愿景等。他强调,领导者的内在驱动力和心智模式对于企业的成功至关重要。

陈剑文强调组织以及领导力的韧性非常重要,在在经济下行期,高韧性的企业能够更好地反弹并超越同行。她通过研究和访谈发现,领导者的韧性是决定企业能否在困难时期成功的关键因素。

课程最后,学员们对企业应该在上升期变革还是在成熟期变革这一辩题进行激烈讨论。一半的同学选择在上升期,另一半同学选择在成熟期。双方站成两队,每人一分钟陈述理由。每一位成员都陈述自己的理由。

走,出海去

4月14日下午,按惯例,是思享会。是一个学员内部分享环节,他们通常介绍自己的公司、行业观察以及公司面临的挑战并同时寻求解决方案。

优乐赛成立已25年,是一家提供可循环包装方案和共享租赁服务的提供商,简单理解就是含包装解决方案的供应链公司。优乐赛同时也生产自己的包装容器。最大的客户是汽车灯具制造商星宇股份。优乐赛在智能物流管理方面也具有一定优势。

他们的业务目前在亚洲其他国家已有布局。在海内外已设有4个生产基地,最新的工厂在泰国罗永,因比亚迪、长安、广汽等整车厂在当地设厂,优乐赛将作为配套供应商方便就近服务。

“出海其实是一个大课题,我们去年初开了战略会研讨会。之后多次专门去欧洲、美国、墨西哥考察了市场和拜访未来运营的合作伙伴,也参观了很多中国零部件工厂,因为我们有很多国内客户在已经北美设厂。未来我们还是会往北美地区去发展,但欧洲传统燃油车阵地现在还有更多业务的需求,我们也会持续开拓这方面的市场。因为传统的纸箱包装在海运当中会遇到很多诸如受潮、变形、破损等等问题。”优乐赛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相阳说。

第二位分享者是上海凯密科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建泉。孙建泉在巨浪4期中是一位老将,他的公司凯密科在2005年成立,主要从事线束保护胶带、套管和用于内外饰、动力电池的密封减震产品。公司随着主机厂以及一级供应商客户出口,也拥有出口业务。

孙建泉说创业没有那么复杂,都是一些常识。做好行业和产品的选择是关键。之后就是客户。“选客户时,是做2B大客户,还是做价值客户,因为有的客户很大,但做下来没给你带来什么价值。前两天我在内部开会讲,很多大客户实际上给公司带来的利润还不如一些中部的客户,中部的客户比较清楚,他们讨价还价的能力没那么强,所以相对来说给你的利润价格比较好。如果你的产品是标准产品,又不要额外投什么研发,投什么制造,产线又是现成的,做中部客户能带来一些利润。”

江苏速家宅配科技有限公司CEO王晨光是第三位分享者。王晨光曾在上海大学攻读 MBA。是一名连续创业者,曾投资成立苏州富泰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2017 年,投资成立江苏速家宅配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致力于为头部新能源车企在全国范围内提供充电桩 / 站建设与运维服务。

王晨光主要有两块业务,一块是新能源充电桩业务,另一块是原有的物流供应链业务。新能源充电桩业务目前增速较快,而物流供应链业务变化非常大,随着全球制造业供应链的再平衡,他们服务的外向型制造业面临大量外迁的压力,东南亚、甚至墨西哥都是一部分制造业迁移的目的地。对于物流供应链服务而言,出海迫在眉睫,也一个新的挑战。

“我们的供应链服务业务中有大量国际海运等业务,因此美元交易的便利性以及汇率也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为了更加深入的融入全球供应链,我们正在通过ODI申请设立新加坡子公司作为国际海运的交易中心。”

“中国制造效率在全球遥遥领先,但是仍要需要面对贸易壁垒等挑战。所以在中国,不管是本土企业还是外资企业都有一个共识:就是都要重新审视并开展全球化布局,将我们的产业能力扩展到更加广阔的全球市场中去,东南亚、墨西哥已经一片火热。这一点我们的感受很深,几乎是被人推着走的。”王晨光说。

对于当下中国企业来说,出海不只是共识问题,而是已经到了具体实施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