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当前位置:栏目>最新>文章详情

电动汽车巨亏,福特要求供应商降本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钱亚光)5月22日 13:48

撰文 / 钱亚光
编辑 / 黄大路
设计 / 赵昊然
来源 / Automotive News, crainsdetroit.com, electrek.co

电动汽车转型给福特的供应商网络带来了麻烦。一年前,福特在低估Mustang Mach-E和F-150 Lightning初期需求后,匆忙提高产量。现在,它正在削减产量目标,并将未来车型的生产计划推迟,这让一些已经在工具和设备上投入数百万美元的零部件供应商感到愤怒。

在今年早些时候福特将野马Mach-E价格下调17%后,销量飙升了141%,成了上个季度第二畅销的电动SUV,仅次于特斯拉的Model Y,售出9589辆。这比2023年第一季度上升了77%。F-150 Lightning仍然是美国最畅销的电动皮卡,售出7743辆,同比增长80%)。E-Transit的销量(2891辆)增长了148%。

然而,福特透露,其Model e 电动汽车业务继去年净亏损约47亿美元之后,今年第一季度又损失了13亿美元。而 Model e 部门今年一季度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 20%,共计售出 10000 辆汽车,这意味着该公司每交付给客户一辆车,就损失了 13.2万美元。高管们预计,该部门今年的税前亏损将在50亿至55亿美元之间。

电动汽车黑洞

电动汽车业务一直是福特的一大资金黑洞,一直以来,电动汽车给福特带来了巨大的亏损。今年一季度,福特收入下降至 1 亿美元,同比下降 84%。

由于电动汽车需求增长速度低于预期,汽车制造商正在重新制定电气化计划。

基于企业自身经营考虑,以及欧美消费者拥抱电动车的热情下降,福特在电动化转型的过程中,也更加着眼于当下电动汽车业务的盈利难题。

福特CEO吉姆·法利(Jim Farley)认为,该公司可以更好地与更小、更实惠的电动汽车竞争。因此,福特正在转移资金,以优化盈利能力。

福特计划在电动汽车上减少120亿美元的投入,缩小计划中的电池工厂规模,推迟发布电动新品。

目前,福特已将位于马歇尔的一座电池厂的规模缩小了近一半,并下调F-150 Lightning等电动皮卡的售价,削减了其今年预期销量。福特还将一款新型电动皮卡的推出时间推迟至2026年,并将一款大型电动SUV的推出时间推迟至2027年。

福特汽车CFO约翰·劳勒(John Lawler)表示:“找到一条在电动汽车上实现盈利的道路对于公司的长期生存至关重要。”公司目前致力于降低电动汽车成本,使电动汽车业务实现盈利。成本削减的同时,面对行业竞争对手的巨大定价压力,福特也不得不降价保持竞争力,“价格战”让盈利变成极大挑战。

为了电动汽车业务实现盈利,福特汽车公司已废除了近20年来的供应商计划,转而采用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旨在改善沟通并扩大汽车制造商的零部件供应商群体,以解决成本和质量方面的担忧。

去年6月,福特公司聘请原惠而浦(Whirlpool)公司高管莉兹·多尔(Liz Door)担任首席供应链官(Chief supply chain officer)。

多尔自2017年起担任惠而浦的全球战略采购执行副总裁。在此之前,她担任惠而浦北美采购部的负责人长达6年以上。

她履新后在首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福特希望向供应商表明,每一家供应商都很重要,双方应该定期以一种“有意识且目标明确”的方式进行沟通。福特的新供应商计划名为“Engage”,旨在让汽车制造商与新的零部件制造商合作,并通过质量、成本和交付指标来衡量绩效。

她上任后,福特废除了自2005年以来一直使用的供应商战略“ABF(Aligned Business Framework,结盟业务框架)”。

该战略是在金融危机前夕福特公司削减供应商体系之际推出的,它向一小部分首选供应商授予长期合同和早期的产品开发项目准入权,包括分阶段预先支付生产供应商的工程和开发成本、扩展采购和数据透明度;作为交换条件,这些供应商需要提供有关其财务状况和生产能力的详细信息。

“我们必须与供应商建立强有力的关系,”她说。“这些互动必须是高质量的互动,必须专注于执行和合作,并及时完成工作。”

供应链新困难

最近,福特在与供应商的关系方面遇到了困难。

在咨询公司普兰特·莫兰(Plante Moran)每年发布的北美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供应商工作关系指数研究中,福特的表现一直不佳,受访者称对福特的电动汽车计划感到困惑。在过去三年中,福特在召回方面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目前正努力通过消除在采购、设计和制造车辆方面的低效来减少保修费用和其他高昂成本。

在多尔被任命担任供应链管理负责人之前,曾临时负责福特供应链管理的CFO约翰·劳勒表示,该公司与其竞争对手相比处于80亿美元的成本劣势。

“显然,我们遇到了一些挑战,”多尔说。“供应链在所有行业都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当然,在汽车行业和福特尤为复杂。”福特一直致力于转型。

《汽车新闻》(Automotive News)旗下的《底特律商业新闻》(Crain's Detroit Business)获得的一份备忘录显示,多尔向供应商征求了大量关于当前和即将推出的电动汽车的成本削减建议。

这份备忘录让我们看到了福特对供应商在电动汽车方面提供帮助的依赖程度有多深。尽管许多供应商正因福特和其他客户的产量大幅下降和生产延误而苦苦挣扎。

“我们都为电动汽车业务的成功投入了大量资金,我们将共同赢得或输掉这场赌注,”多尔表示。“为了实现可承受的价格,我们的电动汽车产品组合必须实现更高的材料成本效率。”

备忘录称,福特正在寻找支持盈利能力的投资想法。投资的例子可以包括“商业、设计、内容、尺寸和供应链”,以“确保高效的制造运营和高效的资本支出”。

降本是供应链主旋律

“在福特,成本是基本要求,”多尔告诉《汽车新闻》。“我们已经要求供应商在电动汽车领域提出他们的想法。这对于福特和许多制造商来说都是成本压力较大的领域。我们希望听到他们最好的想法,甚至是那些在过去被拒绝的想法。这是我们的关注焦点。”

在这份备忘录中,福特要求供应商为一系列现有和即将推出的电动汽车开发“渐进式成本削减提案”,包括F-150 Lightning皮卡、下一代P800电动皮卡、Mustang Mach-E、E-Transit货车和大型电动SUV。

许多福特零部件供应商在为未能成功的电动汽车项目投入资本和扩大生产后,仍在舔舐伤口。从一级供应商巨头麦格纳国际公司到小型二级零部件制造商,这些供应商正试图通过持续的商业谈判来弥补损失。

在最近的季度财报中,零部件制造商一致指出,北美的电动汽车不确定性和项目延期对业务造成了拖累。

“电动汽车的销量和市场表现存在很大的波动性,”麦格纳公司(Magna)首席执行官斯瓦米·科塔吉里(Swamy Kotagiri)在本月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对投资分析师表示。“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实际上已经实现了商业上的复苏。在某些情况下,汽车制造商实际上会提前支付资金,这降低了风险。”

麦格纳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福特Model e部门的冲击,它在田纳西州的蓝领城为福特的蓝色椭圆形标志投入了近8亿美元,并在安大略省布拉班顿投入了近5亿美元,以支持F-150 Lightning的生产。麦格纳拒绝就此事置评。

大型供应商通常能够吸收电动汽车的损失,但在供应链的更下游,这是一场生存之战。全球最大的零部件生产商最近由于生产环境更加稳定,因此实现了更强劲的营收增长,尽管存在电动汽车带来的风险。

多尔表示,“我们在产品特性、重量和材料等方面都有一些想法,这些想法可能与行业现状不符。实现价值工程的方法有很多种,最终的双赢局面是我们与供应商找到了共同的利益点。”

福特正在加大对高级产品质量规划的投资,与所有规模的供应商合作,重新评估认证和期望。“我们可能会看到更深层次的供应链中的保修故障,因为他们或福特对要求不够明确,”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