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当前位置:栏目>最新>文章详情

对华加征100%关税,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温莎)5月15日 11:00

撰文 / 温 莎
编辑 / 黄大路
设计 / 师 超
来源 / 美联社,英国《金融时报》,electrek,NBC等

“谁在害怕中国电动车?”

The verge网站的答案是:美国总统拜登。美国政府和汽车制造商一直担心中国电动汽车的涌入可能会让他们破产。

2024年早些时候,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曾警告称,中国制造商将在没有贸易壁垒的情况下“摧毁”国内竞争对手。美国制造业联盟表示,中国汽车进入对美国汽车业是一场“灭绝级事件”。

随着中国威胁论的叫嚣尘上,美国政府行动了。5月14日,美国白宫发布声明称,将大幅提高从中国进口的电动汽车、锂电池、太阳能电池、钢铁和铝、起重机等产品的关税。

其中,针对电动汽车的关税由目前的25%提升至100%。针对中国车用锂电池的关税税率今年将从7.5%提高到25%,到2026年,非车用锂电池的关税税率将从7.5%提高到25%。

电动车正在成为世界两大经济体博弈和国家安全问题的焦点。

“他们还没有准备好。” 4月,比亚迪执行副总裁兼美洲区首席执行官李柯(Stella Li)在深圳总部接受NBC独家采访时说,“比亚迪准备好了,我们在技术上做好了准备,在供应链上也做好了准备。”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背后是宽敞的展示大厅,陈列着一排崭新的电动车。价格低,续航长,技术先进,中国电动车正在令美国底特律彻夜难眠,

5月第一周接受Marketplace采访时,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被问及美国在电动汽车和电池方面是否正在输给中国时,她回答,“我们认为竞争环境不公平,中国正在对一系列行业提供大量投资补贴,他们将这些视为对其增长前景至关重要的行业。”

现实是,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出口国,却几乎没有一辆乘用车最终销往美国。换言之,拜登政府此举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美国为什么要这么做?

“抱歉,我无法感同身受”

刚刚过去的北京车展,10天时间接待了2.8万人海外参展者,美国“insideevs”网站记者凯文·威廉姆(Kevin Williams)是其中之一。他接受吉利邀请来中国参展,先去了杭州,又来了北京,试乘试驾了十几款中国车。

北京车展上,他看通用汽车的展台门可罗雀,本着来都来了的心态坐上别克Velite 6,结果内心五味杂陈。

“Velite 6与我那天体验过的任何同类中国电动产品,在质量、连通性和价值之间的差距都令人震惊……我身处中国,试图与西方品牌产生共鸣,认可他们那套因为政治因素而非自身失误而被‘驱逐’出中国市场的逻辑,但很抱歉,我无法感同身受。”

威廉姆觉得自己又回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的美国,“当时的美国制造商觉得他们可以向公众出售会计部门设计的毫无竞争力的产品,而消费者只需要接受。现在我看到了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西方制造商,尤是美国制造商,根本没有在尝试进步。”

中国汽车的进步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据国际能源署的报告,今年中国道路上的汽车中,将有高达45%是电动车,欧洲这一比例为25%,美国约为11%。

5月,韩国中央日报以《令人刮目相看的中国电动汽车》为题对北京车展进行了报道。

报道称,曾被贴上“廉价中国制造”标签的形象不复存在,简直可以与欧洲高价汽车正面交锋……中国电动汽车行业手握供求两端,还有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强在车展上表示,“中国将继续放宽市场准入,一视同仁的对待外资企业”。

这令美国汽车从业者坐立难安。费城AutoForecast Solutions 公司副总裁萨姆·菲奥拉尼 (Sam Fiorani) 表示:“任何不将中国品牌视为竞争对手的汽车公司,在他们进入市场时都会感到迷茫……中国汽车进入美国市场并不是一个假设,而是什么时候。”

“随着国内销售放缓,中国汽车制造商正在为其低价电动车寻找新市场,目的地包括美国。”福特前首席执行官马克·菲尔兹 (Mark Fields)坚信中国将构成真正威胁,但他也看到了差距的存在,“西方需要时间才能迎头赶上,特别是在价格方面。”

“归根结底,消费者会用钱包投票,当主流消费者真正支持电动汽车时,价格将主导他们的想法。” 菲尔兹甚至认为,不仅要提高关税,还要设置贸易限制。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美联社注意到了比亚迪海鸥,2023年上市的海鸥在中国售价为1.2万美元,但其产品力不亚于比它贵3倍的美国电动车。对中国进口车辆征收100%关税,能够让中国海鸥们暂时远离美国海岸。

美国试图通过保护主义为自家产品赢得一丝喘息的空间,这一幕似曾相识。

20世纪70年代,美国汽车工业受到双重危机,石油危机导致高耗油产品的竞争力下降,钢铁危机则极大挤压了美国钢铁制造商的生存空间。钢铁危机由日本造成,日本的制造方式远超过美国,提供了低价高质的产品,削弱了美国钢铁的霸主地位。

在指责日本以低于市场价格非法“倾销”钢铁以获取出口市场份额后,美国试图通过关税止血。然而,关税并没能阻止技术先进的日本钢铁业,即使在加征关税后,日本钢铁业仍然保持强劲的竞争力。

70年代初的钢铁危机很快伴随着70年代中后期的石油危机,美国石油短缺,油价飙升。当时,美国汽车制造商主要生产高油耗汽车,而日本汽车制造商利用这场危机,迅速向美国推出体积有小排量、低油耗、动力强劲的小型车,大受欢迎。

美国汽车制造商的反应是,在继续推出大排量高油耗产品的同时,呼吁对日本汽车提高关税。不想尽办法生产更有竞争力的产品,而是通过改变规则躺在过去的成绩上睡大觉。

美国政府为了保护本国汽车产业,打响了“汽车贸易战”,提起反倾销法案,强迫日本“自愿”限制汽车出口数量。国家护航之下,福特、通用和克莱斯勒三大巨头才扭转了亏损的局面。

在美国看来,中国低价电动汽车的迅速崛起与20世纪70年代日本制造商的爆发如出一辙,将对汽车行业造成巨大的震动。

谁的损失更大?

和几十年前的日本不同,中国几乎不向美国出口乘用车,但拜登政府还是放出了这样的风声,原因之一是政治。

在中美关系的紧张时期,在距离美国新一轮大选只有6个月的关键时期,拜登对中国电动汽车加征关税的决定,能够令他受到选民和工会欢迎,他的对手,美国前总统、共和党推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就是这么做的。

在4月一场晚宴上,特朗普要求美国油气企业高管为其总统竞选注资10亿美元,同时承诺胜选后将投桃报李,废除拜登的多项环保政策法规。

政治是一个秀场,美国加征关税目前还不会伤害到中国汽车,但从长远看,也是中国的损失。上海WDEF数字汽车国际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大卫表示:“美国市场对全球汽车行业至关重要。如果没有在美国的高光表现,中国电动汽车在全球建立品牌知名度将面临巨大障碍。”

而眼下,损失最大的还是美国消费者的钱包。多年前,美国与日本汽车行业之间的博弈,令美国的进口日本汽车价格平均上涨900美元,美国国内汽车价格上涨400美元。

这一次,美国消费者正在失去享受中国低价型电动车的机会。例如,沃尔沃EX30目前在吉利中国工厂生产,即使扣除25%的关税,起价也约为3.5万美元,100% 的关税将使其起价达到约5.4万美元。沃尔沃EX30恰好是近期在美国上市的凤毛麟角的小型电动汽车。

此外,政府的支持也会给美国汽车制造商一种错觉和虚假的安全感,认为他们可以慢慢过渡到电动汽车。

现实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无论是小排量燃油车,还是智能化电动车已经成为方向。而美国汽车工业已经习惯了体积庞大,大油耗和大排量的汽车,和多年前一样,美国汽车制造商们还是想卖他们想要卖的产品。

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在一些还算清醒的媒体看来,美国不应该只是禁止竞争,而是应该尝试自己制造具有竞争力的,能够让美国民众负担得起的热门新型电动车。

Cleantechnica网站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中国电动车运往海外之前对制造业进行补贴,那就代表着财富从中国纳税人转移到了美国纳税人。另一个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国经常因为气候变化方面做得不够好而受到批评,而我们却在批评他们在电动汽车和太阳能方面做得太多。

仅仅排除掉一个更好的选择并不能推动美国汽车工业的发展。相反会让后者更加自满。这种情况正在发生,美国汽车制造商不断要求政府允许他们继续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即使竞争迫在眉睫。

总部位于上海的汽车咨询公司Automobility总裁特里·沃乔夫斯基(Terry Woychowski)从事汽车行业已经45年了,他认为美国汽车行业在设计低成本电动汽车方面落后中国多年。

如果此次关税调整让美国汽车缓过一口气来,特里最关心的是美国汽车制造商是否能做出改变,“为了竞争,事情必须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底特律需要快速重新学习大量设计和制造方式,摆脱一个世纪以来养成的习惯。”

一个多世纪以来,汽车工业一直是美国皇冠上的明珠,让一个成功人士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留给美国的事情也许并不多了。

凯文·威廉姆认为美国的改变迫在眉睫,他引用了一句中国的谚语,“种一棵树的最佳时机是20年前,其次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