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当前位置:栏目>最新>文章详情

挽留阿斯麦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朱一龙)4月7日 10:40

撰文 / 牛一龙
编辑 / 黄大路
设计 / 师 超
来源 / 彭博新闻社、路透社、西班牙每日新闻等

4月2日,外媒报道,日本政府批准向芯片企业Rapidus公司提供高达59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82亿元)补贴,为该国在半导体制造业实现赶超雄心投入更多资金。

相比日本政府的财大气粗和大手笔,荷兰政府为确保荷兰光刻机企业阿斯麦(ASML)不将业务迁往他国——比如法国,在3月28日宣布,将拿出2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95亿元)挽留包括这家全球知名芯片制造业巨头在内的多家公司。

这些公司不仅有阿斯麦公司,还有飞利浦公司等多家科技公司。

这项代号为“贝多芬行动”的计划主要是为了阻止阿斯麦公司为吸引有才能的员工而迁往国外。

这笔资金将由荷兰政府以及阿斯麦公司所在地荷兰东部艾恩德霍芬周边地区提供,将用于投资人才开发,使在该地区生活和工作变得更具吸引力,也将用于解决人们对电力供应短缺的担忧。

阿斯麦公司是世界上用于制造最先进半导体的设备的主要制造商之一,在全球有4.2万名员工,其中一半以上的员工在荷兰境内工作。在这些员工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来自国外。

这家荷兰公司,因“生产制造半导体芯片的设备”而被称为“最赚钱的机器”,最近打算出走将总部迁出荷兰,引发全球关注。

事因2023年11月23日选举中胜出的极右翼自由党(PVV)领导人海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曾放话,要减少移民。

阿斯麦公司更担心,减少包括技术工人在内的移民将迫使其把目光投向别处。

“我们是一家全球性公司。我们将前往我们必须去的地方,以确保公司能够发展,能够服务客户。如果荷兰关闭国门,这会导致我们无法接收移民或外国学生。”阿斯麦公司首席执行官彼得·温宁克(Peter Wennink)在2024年1月发布年度报表时说,“如果我们不能让人们到这里来,那么我们就会把人们送到别处去。”

法新社报道,在担心极右翼势力会严格限制移民的背景下,荷兰政府3月28日公布一项价值25亿欧元的计划,以挽留芯片巨头阿斯麦公司等多家跨国公司。

“这是荷兰最重要的企业之一,也是全球参与者。阿斯麦公司就像我们的梅西,像梅西这样的明星球员能带来一支完整的球队。”荷兰政府认为,阿斯麦公司将在荷兰进一步投资,并保留其在荷兰的法定注册地、纳税注册地和实际办事处注册地。

政局不稳定,环境在恶化

3月27日来访中国的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目前领导着荷兰看守内阁,他将在组将新政府的谈判结束后离任。

新政府的代表者维尔德斯以反伊斯兰、反移民、反欧盟著称。他曾公开表达反移民的观点,引发广泛争议。

“维尔德斯的胜选显示出欧洲民粹主义抬头。”媒体分析,若维尔德斯成为首相,中荷关系发展可能会更趋独立,同时也可能因其排外倾向而面临进一步恶化的风险。

荷兰政府曾拒绝阿斯麦向中国的出口请求。关键时刻,吕特时隔五年访华特别是即将卸任时来访,释放“努力求合”信号,坊间预测这是在下台前为阿斯麦铺路。

阿斯麦1月24日发布的财报显示,2023年中国已成为该公司第二大市场。2023年下半年,阿斯麦向中国出口的光刻设备,占该公司收入的40%以上。阿斯麦的增长得益于中国的强劲需求。

荷兰,历来被认为是适合做生意的好地方,该国经济自由,还有受过良好教育、会说英语的劳动力。

吕特执政13年之后,荷兰已被认为是欧元区的新自由主义大本营。这13年中,吕特强化了荷兰作为欧元区税收、企业和金融避风港的地位。

英国脱欧之后,荷兰吸引投资和企业总部的能力及其作为商业中心的领先地位得到了加强。从伦敦金融城外流的企业纷纷选择阿姆斯特丹作为与英国模式最具文化亲和力的目的地之一。

在维尔德斯及其政党自由进步党在选举中大获全胜后,企业家们表达的最大担忧是荷兰政治不稳定。

2024年2月,荷兰雇主协会公布的一份报告表明,营商环境正在恶化。在受访企业家中,近半数(44%)的人不认为荷兰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适合经商的国家,有近20%的人正在考虑离开荷兰。一年前,这两个比例分别为28%和13%。

当下,荷兰政局并不明朗,自由进步党目前正在与另外三个政党就一项计划进行谈判,这一进程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且不能确保一定会产生一个稳定政府。

最近,消费品企业联合利华公司和能源巨头壳牌公司等行业巨头迁出荷兰,荷兰商界因此受到震动。

或染“荷兰病”,欲迁往法国

据西班牙每日新闻网站报道,阿斯麦公司可能染上“荷兰病”。所谓荷兰病是指,全球需求量大的新兴产业收入大幅增加,从而给其他行业造成附带经济损失的现象。

这个词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荷兰,当时在北海附近的斯洛赫特伦发现了天然气资源,随着天然气出口的增加,荷兰盾大幅升值,不仅推高了荷兰盾对德国马克的汇率,还严重损害了荷兰非能源类出口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当年的“荷兰病”症状已在该国的集成电路制造设备巨头阿斯麦控股公司(跻身全球技术企业前十强)身上显现出来。该公司已向荷兰政府提交一份文书,称其打算将生产设施迁往邻国法国。

彭博新闻社专栏作家指出,阿斯麦计划搬迁的消息是“一个奇特的荷兰病案例”。这类现象“正在引发全球商品和服务流动的重大震荡,以及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方式的转变”,并通过旨在确保原材料和工业必需品的生产和供应的保护主义方案和补贴,引发行业秩序的重新调整。

阿斯麦的计划让荷兰陷入恐慌,也让欧洲对这种“高原反应”提高警惕。因为围绕吸引资本流动并为高技能劳动力提供职业签证等,欧洲的地区中心(这里指的是荷兰和法国的产业中心)之间已经形成令人不安的竞争格局。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松了一口气,因为在法国各地持续数月的劳工抗议之后,阿斯麦似乎对该国的亲商业改革和制造业补贴给予了更大的接受度和优先考虑。

阿斯麦批评荷兰当局对外籍员工享有的税收优惠采取限制措施,以及荷兰社会对移民日益增长的敌意,正在考虑将其2.3万名员工迁往法国。

法国是一个实施过度限制性劳动法规的经济体,而且和荷兰一样,法国与该公司主要客户(美国和多个亚洲国家)的距离也很远。这也许就是阿斯麦打算搬迁到法国的消息更令人惊讶的原因。

不过,阿斯麦在股市上大出风头。它占荷兰股票市场总市值的20%,占欧洲蓝筹股公司资本总额的10%。它还在输出通胀压力,由于其工厂大量雇用工人,工厂所在地民众的居住成本在过去五年中上涨了65%。

在欧元区,人们担心阿斯麦“荷兰病”症状的蔓延可能会引发新的通胀螺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