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当前位置:栏目>最新>文章详情

为对抗特斯拉比亚迪,这三家欧洲车企考虑抱团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马晓蕾)2月23日 11:30

撰文 / 马晓蕾
编辑 / 张霖郁
设计 / 师 超
来源 / 彭博社,作者:Albertina Torsoli, Stefan Nicola, Monica Raymunt

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对手随时变盟友。

在中国汽车制造商和特斯拉的攻势下,欧洲本土车企正在一点点失去大众市场,如果不尽快找出新的解决方案,他们的生存将岌岌可危。

大众、雷诺、Stellantis三家车企正考虑抱团,共同生产低价电动汽车,抵御生存威胁。

2月份,Stellantis首席执行官唐唯实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已经清楚认识到,还没有准备好迎战中国公司的企业在未来会陷入麻烦。”他此前曾表示,如果欧洲汽车业不进行调整,将面临一场“血洗”。

落后太多

德国茨维考工厂生产线上的大众ID.3电动汽车▼

由于电动汽车增长呈放缓趋势,汽车行业高管开始想各种方法自救,未来几个月将至关重要。

据彭博社报道,2023年纯电动汽车的销量非但没有挤掉燃油车,增速反而是2019年以来最慢的。这一状况加剧了车企间的竞争,即使领头羊特斯拉也未能幸免,受增长放缓的影响,特斯拉不惜打折促销,率先发起价格战。

2024年,特斯拉股价下滑20%,市值减少约1500亿美元。

欧洲汽车制造商在电动汽车领域处于落后地位。特斯拉和比亚迪2023年出售的纯电动汽车数量比它们的总和还要多▼

在电动汽车领域,欧洲的汽车制造商已落后太多,特斯拉和比亚迪2023年售出的纯电动汽车数量比它们的总和还要多。

政府取消新能源汽车补贴,租车公司因高昂的维修成本拒绝电动汽车,美国和欧洲的大选可能会进一步助长反电动汽车的情绪……2024年,各种迹象都对电动汽车的发展十分不利,而此时拐点即将到来。

欧盟更严格的排放法规将于2025年生效,制造商需要销售更多的纯电汽车,否则将面临巨额罚款。根据彭博社基于公司和监管数据的计算,大众汽车公司最高可面临超过20亿欧元的罚款。

大众、Stellantis和雷诺都在独立研发价格在2.5万欧元或更低的车型,而奔驰和宝马则计划在2025年之前推出几款技术更先进的新型电动汽车。

大众ID.3(左),比亚迪海豚(右)▼

欧洲汽车制造商压力山大的同时,中国企业正在进入攻占市场,其车型通常更好、更便宜。例如,比亚迪海豚的售价比类似配置的大众ID.3便宜约7000欧元。起初,大众非常看好ID.3,将其视为电动车时代的甲壳虫。而即将于2月26日开幕的日内瓦车展上,比亚迪将展示多款电动车型,包括一款豪华SUV,彰显了该公司在欧洲的野心。

欧洲的汽车行业拥有约1300万员工、占欧盟经济的7%。由于在电动汽车转型中未能制定出行之有效的计划,整个行业将蒙受损失。

德国零部件制造商采埃孚(ZF Friedrichshafen AG)在全球拥有16.5万员工,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霍尔格·克莱因(Holger Klein)说:“为了实现交通电动化,欧盟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们已经花了几十亿美元,现在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们的方法用对了吗?”

由于汽车制造商正在减少电动汽车的生产,欧洲零部件企业可能会裁员20%。2月19日,特斯拉、大众和福特的一家主要供应商宣布将裁员1万人。

空客模式

欧洲电动汽车销售放缓,该地区对电池电动汽车的需求正在降温。注:2023年的数字包括2023年12月的估计值;2024年的估计值基于BNEF的BEV+PHEV销量预测,假设其中67%为BEV▼

雷诺首席执行官卢卡·德·梅奥(Luca de Meo)一直主张在汽车行业效仿“空客”模式。上世纪60年代,为对抗波音、麦克唐纳·道格拉斯等美国公司,德国、法国、西班牙和英国联合创立了空客公司,并一步步超越波音。

他认为,汽车界的空客将有助于分摊制造低价电动汽车的巨额成本,同时让他们从更大的规模中获益。

2023年底,雷诺提出了一款电动城市汽车的概念,售价不到2万欧元,仅为大众ID.3的一半。该公司主要受到日本K-car的启发。这种广受欢迎的微型车由多家制造商生产,并获得监管机构的优惠待遇。

德·梅奥否定了重大合并的可能,他表示灵活性比规模更重要,而关于联合电动汽车平台的谈判正在“各种谈”。他说:“我们非常愿意分享此类投资,因为小型车很难赚钱。我们正在想办法。”

随着投资计划的缩减,传统汽车制造商向股东返还更多资金。2023年,通用、福特和Stellantis共斥资227亿美元回购股票并支付股息,而雷诺汽车2月份也提出了五年来最大的股东派息计划。

在斯洛文尼亚新梅斯托的雷诺Revoz d.d.工厂,一名员工使用绞车安装雷诺Twingo Electric 的传动系统▼

欧洲的动荡可能会波及美国,通用和福特也在削减电动汽车投资,并表示愿意与对手合作。据《纽约时报》报道,拜登政府正在考虑放缓电动汽车转型。

导致电动汽车价格下跌的原因有很多。软件故障和高维护成本让消费者望而却步。由于维修复杂,电动汽车的保险费用比传统汽车高,例如,在英国是传统汽车的两倍。但对于主流买家来说,经济承受能力可能是最大的障碍。

BNEF的分析师柯林·麦克拉彻(Colin McKerracher)认为,随着电池技术和充电基础设施的改善,预计这种下滑只是暂时的。

尽管如此,期望与现实之间还是存在巨大的差异。在德国东部城市茨维考的电动汽车中心,大众汽车解雇了200多名临时工,并削减了一条装配线上的一个班次。虽然1月份欧洲乘用车总体销量增长了11%,但分析师预计,由于消费者的冷淡,电动汽车的份额今年将普遍停滞不前。

竞争力问题

大众汽车公司大众ID.3工厂内部,员工在德国茨维考工厂的装配线上工作▼

汽车巨头大众仍在苦苦挣扎,电动汽车合作谈判可能对其至关重要。

据彭博情报公司(Bloomberg Intelligence)称,至少在未来几年内,特斯拉和比亚迪仍遥遥领先于大众汽车公司。以迈克尔·迪恩(Michael Dean)为首的分析师表示,大众不再是电动汽车桂冠的竞争者。

在2015年“排放门”之后,这家欧洲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在时任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的领导下,制定了堪称业内最“激进”的电动汽车发展计划。但由于软件漏洞,主要电动车型迟迟未能推出,迪斯2022年下台。

他的继任者奥博穆(Oliver Blume)撤回了迪斯的多项举措,包括取消在德国投资20亿欧元的工厂。高管们称,今年要做好进一步削减成本的准备。

特斯拉已从其竞争对手处获得了近90亿美元的碳排放积分收入▼

除非能制定出新的可行战略,否则欧洲的汽车制造商就有可能进一步落后。而为了满足排放法规,他们可能要向特斯拉购买更多的排放额度,让该公司获得纯利润。

虽然推迟禁燃令可能会带来喘息的机会,但这并不能解决欧洲向电动时代过渡的竞争力问题。巴黎企业咨询公司Alix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亚历山大·马里安(Alexandre Marian)说:“汽车行业董事和CEO们都很紧张,对2024年的前景持观望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