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当前位置:栏目>最新>文章详情

贾可:让我们张开想象力的翅膀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贾可)2月10日 11:06

撰文 / 贾 可
编辑 / 张 南
设计 / 师 超

阳历年的新年祝福还在耳边,阴历年的新春祝福又在彼此之间传递起来了。现在,这几乎是许多中国人过节的两个苦差事,但我想想,有这么一个纽带让大家彼此之间问候一下,即使是群发的信息,此时此刻,也还是有温度的,怕就怕漏了好朋友没发。事实上,阴历年对于我们,对于全球华人才是真正的新年,此前,也就是元旦过后到春节的这一段时间,不过是旧年的收尾而已。

在这里,我祝福所有关心汽车商业评论和轩辕之学的朋友们新年快乐,祝福所有关心轩辕奖、金轩奖和铃轩奖的朋友们新年快乐,祝福所有关心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和中国汽车供应链峰会的朋友们新年快乐,祝福所有关心世界新汽车技术生态协会和世界新汽车技术合作生态展(WNAT-CES)的朋友们新年快乐,也祝福所有的同仁新年快乐,感谢你们在过去一年的大大支持,感谢你们在过去一年的深深理解,让我们一起在新年再攀高峰,用时下流行语来说,就是一起“龙行龘龘,前程朤朤”。

尽管如此,2024的新年是龙年,民间有一个说法,龙年往往是灾年,这不免让人胆战心惊。最近出现的一个好彩头是,国内翻译龙年已经开始不是“Dragon Year”,而是“Loong Year”。这让人精神为之一振。西方人眼里的“dragon”,指的是欧洲神话中的一种虚构动物,体格庞大,形象凶悍,带有攻击性。而中国人眼里的“龙”,是吉祥、高贵、勇敢的象征,我们就称自己为“龙的传人”。“龙”按照拼音翻译成“loong”,不仅非常形象,而且内嵌“long”,是更长的“long”,让人联想到长长久久这种更好的意味。这次我在泰国普吉岛,大年二十九,一家超市营造中国年设计的一个龙形装置也是像极了“Loong”,视觉感受比较舒服。

这种对“龙”的英文翻译在国内学术圈恐怕不太容易统一意见,而最新版的《牛津英语词典》对于中国的“龙”的英文翻译,干脆就变成了 “Chinese dragon”。我觉得,既然中国龙不同于西方“dragon”,变成 “Chinese dragon”本身就是一种误读,或者会在内涵上被带偏,至少带有一种不祥的痕迹,不如直接变成“loong”,就像功夫(kungfu)、豆腐(tofu)、粽子(zongzi)或者阴(yin)、阳(yang)、太极(taiji)一样。不要寄希望于西方直接把“龙”翻译为“loong”,只有我们自己骨子里承认“龙”是“loong”,他们恐怕才会修改他们的词典。

有必要强调一下,从 “dragon”到“loong”是一种想象力的胜利。韦氏词典(Webster's Dictionary)定义想象力不仅是“心智的创造”,也是“直面和处理问题的能力”。现实世界中,每个问题的解决都始于想象力,而许多问题之所以发生,也是因为超乎想象,或者说源于我们“想象力的失败”。缺乏想象已经成为我们这个世界的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总是认为太阳底下无新事,如果现在对未来机会与风险的态度与以往对机会和风险的看法没有什么不同,那我们的思维就已经极其被动。

“想象力的失败”,反之则是想象力的胜利,但要注意,它不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它是通向成功行动的重要基石或者第一块台阶。我们绝对不能原地踏步,这样一定陷入绝望之境。想象力的胜利就是每年春节之前暴雪冻雨的返乡路上不会对电动车幸灾乐祸;想象力的胜利,就是危机来袭之时,我们不会感到惊奇,也不会按照常规方式行事。想象力,这是今天人们赖以生存的第一种值得肯定的特质,只有展开想象力的翅膀,那么前方即使是陷阱,有时或者往往也能逃脱。

然而,想要获得想象力的胜利,想要不按照常规方式行事,就有必要反思我们行事的底层逻辑或者价值观。这肯定是最最艰难的。一个小插曲,今年在普吉岛过春节,我在一个码头边看到一群自由玩耍戏水的小孩。有人说他们是“海上吉普赛人”,我也没有考证,但这样的生活我是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也就是说,他们那种我们看来很贫穷状态下带着自然节奏的快乐,是我们或者成年人的想象力所永远不能抵达或者企及的。当然,从这里我也看到了贫穷,这也就意味着经济增长至关重要,没有它,就失去了推动人类进步的基石。

2023年世界主流国家的GDP总量数字已经出炉,美国GDP总量达到27.37万亿美元,全年增长2.5%,中国为126.06万亿元,同比增长5.2%,换算成美元,为17.89万亿美元。同时,GDP总量约3.73万亿美元的印度增长速度最快,达到6.3%,中国紧随其后,然后是尼日利亚(3.2%)、墨西哥(2.6%)、西班牙(2.5%)、巴西(2.1%)、沙特(1.9%)、美国(1.8%)、加拿大(1.7%)、俄罗斯(1.5%)、日本(1.4%)、意大利(1.1%)、法国(0.8%)、英国(0.4%)、南非(0.3%)和德国(-0.3%)等等。

相比于GDP总量数据,人均GDP可能是衡量人类进步更好的指标。中国人均GDP1.25万美元,在世界GDP总量前20的国家里,人均GDP比中国低的有三个,分别是同样为人口大国的印度人均0.26万美元,南美最大国家巴西人均1.06万美元,以及千岛之国印尼的人均0.51万美元。而人均GDP和中国相近的国家也有三个,分别是人均1.3万美元的俄罗斯、人均1.38万美元的墨西哥和人均1.33万美元的土耳其。

作为中国的新汽车人,我们从中看到的是出海的机会。关于这个话题,2023年以来,我们已经谈了很多做了很多,2024年我和我的同仁还将继续努力。这也是应对未来的重要举措。当然,我们从中也看到了复杂性。很多时候,复杂性让人难以准确区分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从而带来认知上的不确定性。当下,全球人口老龄化、社会不平等、全球化的局部倒退及其带来的供应链危机、高负债水平、地缘政治冲突等等都是复杂性的表现,它们和我们自身的因素,会相互交织、相互强化,从而限制未来的经济增长,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发现变化中的机会。

2018年,美国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h)在《全球不平等:全球化时代的一种新方法》一书中谈到他的一个发现,在19世纪至20世纪的很多时间里,当今高收入国家的人均收入增速超过了世界其他国家的水平。在此期间,一个人在全球收入分布中所处的位置与他做什么事的关系越来越小,而越来越取决于他在哪里做这种事。时至今日,人类的各种努力导致全球范围内的不平等程度小幅下降,以致一个人的生活水准受他做什么事的影响略有上升而受他在哪里做这种事的影响略有下降,但是根本局面并没有改变。这不得不让人更加感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释放的巨大空间和我们的获得之来之不易,同时也给我们打开了一扇让想象力更加放飞的窗户。

一定不要设想什么岁月静好,我们身处的世界并不太平。美国对冲基金名人雷伊·达利奥 (Ray Dalio)认为,21 世纪世界的一个显着特征是,冲突可能在多个方面爆发,而不仅仅是动态冲突。他说:“战争有五种,而且并不都是枪战。有贸易战、技术战、地缘政治战、资本战,还可能有军事战。我们当然在不同程度上处于其中的前四个……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担心第五种类型。”人类的燃眉之急是确定和实施一个最低限度的合作框架,来应对迫在眉睫的各项挑战。否则,正如2020年4月亨利·基辛格在一篇文章中所写的那样:“领导者面临的历史挑战就是在管控危机的同时创建未来。若有闪失,世界将万劫不复。”这,对于政治家如此,对于企业家,同样如此。

面对各种纠缠着的风险和危机,今天的人类已经无法承担想象力不足的代价。我们有责任也更要培养想象美好未来的能力,没有想象力就没有未来,很大程度上,我们怎样想象自己的未来,我们就会获得怎样的未来。谨以此在新春之际与诸君好友共勉,让我们一起推动中国汽车向前进!一起推动新汽车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