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当前位置:栏目>最新>文章详情

资本赢了,奥特曼回来了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马晓蕾)11月24日 14:23

撰文 / 马晓蕾

编辑 / 张霖郁

设计 / 赵昊然

来源 / 路透社,作者:Tom Randall

11月17日到11月21日,短短五天的时间,OpenAI的CEO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经历了被罢免、加入微软、复职的戏剧性过程,看起来似乎什么都没变,又似乎什么都变了。

在硅谷的传说中,许多人将奥特曼与乔布斯作对比——1985年的一场权力斗争中,乔布斯被迫离开公司,12年后才重回苹果,而奥特曼只用了五天。这五天在OpenAI发生的事既可以描述为一场精彩的董事会大戏,也可以称为人工智能两个对立愿景之间的较量。

据外媒报道,此次“宫斗”主要是以伊利亚·苏茨克沃(Ilya Sutskever)为代表的四名董事会成员对奥特曼近几年来被资本裹挟,一味扩张忽视AI安全性,渐渐偏离初心的不满。

AI界突发

11月17日,OpenAI突然宣布山姆·奥特曼将离开公司,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担任临时CEO。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措辞严厉地指责奥特曼对董事会不坦诚,董事会不再继续相信他领导OpenAI的能力。而奥特曼具体做错了什么,一直没有给于正面的回答。

与此同时,董事会主席格雷格·布洛克曼(Greg Brockman)也被踢出董事会,可以继续担任公司总裁一职,并向新任CEO汇报。但消息公布后,11月18日上午,布洛克曼宣布辞职以示抗议,同时对奥特曼予以声援。

这个消息来得十分突然,当事人事前并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或暗示,外界也没有看到一丝异样。

11月20日,奥特曼带上访客的胸牌,来到这家他一手创立的公司和董事会进行最后的谈判,希望重回公司。遗憾的是,谈判破裂,OpenAI又任命埃米特·希尔(Emmett Shear)为临时CEO。随后,奥特曼和布洛克曼一起宣布加入微软。

据路透社报道,到11月20日,OpenAI 700名员工几乎全部以离职相威胁,要求奥特曼复职。这个过程中,投资者也一直在向董事会施压。

布洛克曼在X上发照片并配文:“我们回来了”。

11月21日,奥特曼和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都表示,他们仍对奥特曼重返OpenAI持开放态度。在重压之下,董事会与奥特曼达成了新协议。

当地时间晚上10点左右,OpenAI在X上发表声明称奥特曼将重返首席执行官的岗位。奥特曼随后转发了这条消息,配文称:

“我爱OpenAI,过去几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个团队团结在一起。当我决定在周日晚上加入微软时,很明显,这对我和团队来说都是最好的去处。在新董事会和微软CEO的支持下,我期待着回到OpenAI,并建立与微软的牢固合作伙伴关系。”

紧接着,布洛克曼表示将回到OpenAI,“今晚开始写代码”。

一场令硅谷为之震惊的董事会大戏似乎落幕了,两种观念之间的斗争也似乎已经结束。最终,资本赢了。

资本赢了

在2015年成立之初,OpenAI是一家非营利机构,最初是由奥特曼、布洛克曼和马斯克共同成立的,并拉来一众大佬成立了董事会。2018年马斯克因理念不合与公司分道扬镳,承诺捐赠给OpenAI的10亿美金也不再作数。

陷入财政危机的OpenAI开始另寻资金来路。于是奥特曼在原有非盈利机构之下设立了一个允许赚钱的有限盈利公司,从而筹集资金并向员工授予股票期权。然而,在一套独特架构之下,OpenAI不持股的董事会能够独立于资方,保持对整个公司的掌控,决定领导层的任命,避免公司受到资本的侵蚀。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创始人被踢出局,作为最大单一股东的微软也只是提前十几分钟才知道。

但据彭博社11月19日的报道,投资者正在向董事会施压,要求撤销罢免奥特曼的决定。显然,在决策与持股完全分开的OpenAI,资本依旧变成了一股不能忽视的力量。

近年来在奥特曼的领导下,它从微软和风险投资家那里拉来了上百亿美元的投资,并开始开发消费类产品。

外界批评者和一些员工担心,该公司背离了自己的使命,表现得更像一家大科技公司,而它的初衷是为科技巨头提供一个更透明、更平民化的替代选择。这也许是奥特曼被扫地出门的原因之一。

但自2019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强大的人工智能不再只是一个思想实验,它存在于像ChatGPT这样每天有数百万人使用的真实产品中。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都在竞相打造更强大的系统。数百亿美元正被用于在企业内部构建和部署人工智能,希望借此降低劳动力成本,提高生产率。

经过几轮的变化,到此次风波之前,董事会成员共有6人,除了奥特曼和布洛克曼,还有OpenAI原始董事会成员海伦·托纳(Helen Toner)和塔莎·麦考利(Tasha McCauley),以及OpenAI 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克沃,和亚当·达杰洛(Adam D'Angelo)。

随着奥特曼的回归,OpenAI还对董事会进行了重组,成立了新的初始董事会,由前Salesforce联和首席执行官布雷特·泰勒(Bret Taylor)担任主席,前美国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和原董事会成员达杰洛担任董事。

伊利亚·苏茨克沃

达杰洛是主导奥特曼下台的四名董事会成员中唯一留下来的,其余三人伊利亚·苏茨克沃、海伦·托纳和塔莎·麦考利都离开了。一位知情人士说,被任命为临时首席执行官的埃米特·希尔也将离开公司。

这位熟知内情的人士表示,新的初始三人董事会将审核并任命一个最多由九名成员组成的正式董事会。OpenAI最大的投资者微软也有望在 OpenAI 未来的管理中拥有更大的发言权,可能包括一个董事会席位。

Capital.com的分析师凯尔·罗达(Kyle Rodda)说:“奥特曼的回归巩固了他对OpenAI发展方向的影响力,这可能意味着OpenAI将更加大胆,更加注重利润,但也有可能减少风险规避。”

AJ Bell的财务分析主管丹妮·休森(Danni Hewson)说:“这次改组后,微软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双方的合作关系将变得更加牢固,两家公司也将更加融合。”

投资者纷纷对新的董事会表示支持。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对这一变化表示认可。OpenAI的支持者兴盛资本(Thrive Capital)表示:“我们相信这对公司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OpenAI在发布了ChatGPT之后一跃成为主流,这是一款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能以复杂的、类似人类的方式回答问题。这项技术推动了先进的生成式人工智能的蓬勃发展,说明了这项技术如何通过摄取大量数据来创建文本、图像和音频,从而改变各行各业并影响现代生活。该软件帮助公司跃居人工智能行业的中心,超越了谷歌和Meta等一直在研发类似技术的科技巨头。